88歲趙一荻去世時,說了11個字,字字都是對張學良的不舍

88歲趙一荻去世時,說了11個字,字字都是對張學良的不舍

文|晨夕

1

提起民國知名女子,趙一荻定會榜上有名。

她出身名門,據說她出生時,天空出現一道霞光,父親就為她取名為「趙綺霞」,而她的英文名字則為「Edith」,諧音為「一荻」,所以後來,她的學名大家都稱呼她為「趙一荻」。

她在家中排行老四,人們又稱為她為「趙四小姐」,在她漫長一生中,趙一荻和趙四小姐,是大家最熟悉的兩個名字。

趙一荻的人生,原本是絢爛的,她和那個年代諸多富家女子一樣,讀高等學府,衣著時尚,閑來無事,就去和姐姐們參加上流社會的聚會。

但,她的人生卻在16歲那年,發生了巨大的轉變。

那年,趙一荻在舞會上遇到了風流少帥張學良,初次相遇,高傲無比的她,就被張學龍身上那種軍人氣質吸引了,一向對異性不感冒的她,第一次有了心跳的感覺。

只不過那時,張學良已有家室,他們之間的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但那年夏天,他們在北戴河意外相遇,那段日子,他們幾乎天天在一起,感情迅速升溫,從舞會上的一見傾心,到無話不談的密友,再到心與心的碰撞。

從那以後,趙一荻徹底迷戀上了張學良,對他可謂是朝思暮想。

但想到他已有妻子,她難過不已,在日記中寫道:非常愛慕張少帥,可惜他已有妻室。命,何之苦也。」

但,愛情來了,怎能擋得住,後來他們在舞會相遇,趙一荻才發現,自己的心已被張學良佔滿。

2

1928年,張作霖遇難,陷入巨大悲痛中的張學良無暇顧及趙一荻,匆匆趕回東北,處理後事。

那時,趙一荻以為此生他們不會再見了,她每日垂淚,很快就消瘦了許多,但一日,她忽然接到張學良的電報,問她:是否可以去東北一聚。

接到電報的趙一荻欣喜若狂,她不顧家人的反對,毅然決然地跑到了東北,她本想去幾日就返回,沒想到她前腳剛走,父親就登報聲明說,女兒跟別人私奔了,公開斷絕父女關係。

這樣一鬧,趙一荻沒有退路了,成了有家不能回的人,張學良更是蒙了,自己壓根就沒想過和趙一荻結婚啊,只是友好地邀請她來玩幾天,當他向趙一荻詢問原因時,趙一荻流著淚說: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」

看著自己心愛的姑娘哭的跟淚人一樣,很心疼,既然別無選擇,就只能留下了。

或許,這就是天意吧,此後餘生,趙一荻都沒有在回過娘家,如果當她離開時,知道這一走就是永別,不知還會不會堅持去東北。

但趙一荻的到來,卻增加了另一個人的煩惱,她就是張學良的原配—于鳳至。

對於趙一荻,于鳳至感覺到了威脅,為此還不惜和張學良大吵一架,最後,見張學良態度堅決,于鳳至只能退步。

她提出了三個條件:第一,不許她姓張;第二:趙一荻不能進入大帥府;第三,趙一荻不能有正式名分。

原以為趙一荻會知難而退,但她還是低估趙一荻對張學良的愛了,她欣然同意,從此以「秘書」的身份陪伴在張學良身邊。

這個秘書,一當就是36年。

3

後來,張學良被囚禁,起初,趙一荻和于鳳至都陪在身邊,此時,于鳳至已經接受了趙一荻,視她如姐妹,她們相處的非常和諧。

這期間,因趙一荻兒子尚小,于鳳至建議她回去陪伴孩子,雖然心有不舍,但趙一荻還是選擇了回去,這一別,就是三年。

不曾想,因張學良經常被轉移,生活條件也很惡劣,于鳳至患上乳腺癌,必須前往美國治療,就這樣,趙一荻又回到了張學良身邊。

雖然放不下兒子,她很難過,但她更希望陪在自己愛人身邊,照顧她飲食起居,陪她走過艱難歲月。

其實,趙一荻原本可以拒絕的,畢竟被囚禁的日子不好過,而那時的她,在香港有足夠的經濟條件,過上層社會的生活,可趙一荻還是去了。

她是一個愛情大於一切的女人,為了張學良她可以捨棄榮華富貴,甘願在深山老林里,過孤單寂寞的生活。

幾十年的軟禁,趙一荻始終不離不棄,一直陪伴在張學良左右,她即使愛人,也是丫鬟,無微不至地照顧張學良,她也是張學良的朋友,陪他聊天,打發寂寞的光陰。

趙一荻出身富貴,原本沒吃過苦,但她柔中帶剛,她精心地打理兩個人的生活,還學會了做衣服、種菜、養家禽,儘可能的將與世隔絕的日子,過得有生氣。

可以說,若沒有趙四小姐的陪伴,張學良未必能平安走過半個世紀的軟禁生涯。

5

囚禁期間,趙一荻的身份也是「秘書」,當她不計較名分,從來沒有為難過張學良,她只求能陪在愛人左右,別無他求。

不過,最後她還是等來了名分,因張學良要加入基督教,而基督教只能一夫一妻制,宋美齡讓張學良必須在趙一荻和于鳳至之間做出抉擇。

張學良很矛盾,趙一荻無名無分,卻心甘情願地照顧自己幾十年,怎能傷害她,可于鳳至是自己的髮妻,要他放棄,他不忍。

幾經掙扎後,張學良最後選擇了趙一荻。

當他的離婚協議書,送到于鳳至手中時,于鳳至痛哭不止,雖然這些年他們沒有在一起,但她時刻都在挂念著自己的丈夫,她在美國辛苦打拚積累的財富,也是為了張學良。

但千盼萬盼,卻只盼來一一紙一紙婚協議,她內心的酸苦可想而知,最後,她落淚簽下了名字,但在她心裡,她一直是張學良的妻子,去世後,墓碑上刻的也是「張于鳳至」。

1964年,趙一荻終於成為張學良的合法妻子,此時,趙一荻早已從少女變成了白髮老人,這些年沒有自由,沒有名分,骨肉分離,但她都無怨無悔,在她心裡,只有張學良就夠了。

這樣的愛情和付出,讓人動容。

婚後,他們的日子好了很多,也熱鬧了許多,還有了傭人,但趙一荻依然親自照顧張學良,生怕別人做不好。

後來,重獲自由後,他們選擇去夏威夷定居,雖然沒有了往日的風光,但日子也很舒適,彼此相濡以沫,從未分開。

2000年6月22日,趙一荻在美國去世,享年88歲,去世前,她用微弱的聲音對張學良說:「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。」

張學良聽後,老淚縱橫,在趙一荻生命的最後時刻,張學良一直沒有離開過,不停滴呼喚著她的小名,無限依戀。

趙一荻去世後,張學良握著她的手整整三個小時,久久不願離去,最後說了一句:「她走了」。

在張學良百歲壽辰之時,他對記者說:「我太太非常好,最關心我的人就是她。」

從16歲的一見傾心,到最後的廝守和相依,這一生一世的愛戀,世間少見。

張學良一生以風流而出名,雖然他有過許多女人,但願意陪伴他左右,陪伴他走過漫長囚禁生涯的,大概也只有趙一荻了吧!

(本文原創首發,抄著必究)